第30章 第三十章_真假混卖波本酒
言情小说 > 真假混卖波本酒 > 第30章 第三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第三十章

  为了迎合当地村民的祭典传统,当晚游客们都换上了当地的服饰。其中当然包括浑身是泥的降谷零和萩原研二。

  “终于可以扔掉你那件花衬衫了。”宫野明美的话语中难掩满意之情。

  “那件衣服有这么糟糕吗……”降谷零嘀咕着。他觉得还挺好的,颜色鲜艳,布料贴身,又是难得的假日主题,怎么在这群人口中好像一文不值。

  宫野明美早就放弃了拯救降谷零的审美,自然不会和他解释,直接将对方赶去换衣服了。

  “雅美小姐。”她听见背后有人轻唤她。

  转过头,是洗完澡已经换上衣服的萩原研二。也许是因为警校的训练,他洗漱的速度要比常人快许多。但从他头上带着湿气的发丝可以看出,萩原研二此举也是匆忙之间完成,似乎是特意挑了一个降谷零不在的间隙来与她交谈。

  他上来先和宫野明美寒暄了几句,最后话题还是回到了降谷零身上。

  “雅美小姐是怎么和降谷先生认识的?”萩原研二装作好奇地问。

  “……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他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联系我,直到最近我们的关系才又变得亲密起来。”宫野明美倒是没有撒谎。

  “听起来,他似乎并没有在感情上投入太多精力?”何止,萩原研二心想,作为男朋友是完全的失职。

  “……其实,我能理解他。”宫野明美试图挽回一点自家哥哥的形象,“他很多时候也挺不容易的。”

  是挺不容易的,每次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就要假装成无情的男友,这个情绪转换她在一旁看着都觉得有点累。

  萩原研二内心沉重,他觉得真正的爱情一定是建立在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而广田雅美的样子纯粹是被那个嫌疑犯以高明的手段pua了。经过一天多的相处,他可以肯定广田雅美只是个普通的女大学生,至少并没有接触过太多黑暗面的事情。但再这么与降谷零纠缠下去,她只会越陷越深。

  他语重心长道:“雅美小姐,我觉得你可以……”

  推拉门被猛地一声打开,门后的降谷零脸色阴沉,发梢不住地往下滴水,显然是刚洗完澡就匆匆赶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降谷零眼神危险,一字一句说道。

  萩原研二带着微笑,神色自若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只是正巧遇到了雅美小姐,就聊了两句。”

  “她还有事要做,麻烦萩原先生一会儿再过来吧。”降谷零带着敌意开始赶客。

  宫野明美没有反驳,只是对萩原研二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那我就先离开了,我们晚上祭典再见吧。”真是可怕的独占欲。

  走出几步之后,萩原研二回头看了一眼,透过门缝他看见降谷零正低着头,任由广田雅美拿毛巾揉搓着他的头发,像是一头难得亲近人的猛兽。

  虽然对女友可能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也不允许背叛和被他人染指,这种自私的独占欲往往会给一些女孩错误的安全感。但萩原研二知道,降谷零本质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他无法忘记那晚的天台,即使是部下也会轻易抛弃,更不用提一个于他无用的女友。

  但无论如何,降谷零的事情得往后放一放,现在他们有更大的麻烦需要解决。

  祭典的开始,是沙罗村的村长讲话。降谷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村长,外表看上去是个和蔼慈祥的老人,面对游客也是沙罗村人惯有热情友善。玉川真纱子在这个村的地位应该不低,全程站在离村长最近的地方,和平时的她不太一样,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肃穆庄严。

  降谷零听着有关感恩自然和神明伟大馈赠的漫长演讲,觉得无聊至极。他问一旁的宫野明美:“这是关于什么的祭典?”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开始以为是像夏日祭一样的传统节日。”宫野明美指了指身上的和服,“后来真纱子小姐却说这个祭典的时间并不是固定的,只知道好像与他们信仰的神明有关。”

  “神明啊……”降谷零低声道,他的眼睛仍注视着中央搭起的台子。村长讲到激动之处,动作幅度稍大了些,在手背即将触碰到一旁的玉川真纱子时,被她躲开了。这纯粹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降谷零做出判断,嘴角勾起兴味的笑。

  “说起来真纱子小姐提过,沙罗村的祭典有个特别的活动。”宫野明美突然想起来,“他们会通过神授的方式选出神子,作为本次祭典的主人公,作为替代神明降临的肉/身被众人朝拜。”

  “神授的方式具体是什么样的?”降谷零问。

  “……抽奖。”

  降谷零夸奖道:“不错,很公平,而且有迪x尼内味儿了。”

  古怪的抽奖仪式在村长的讲话之后开始,按村民的说法,需要先选出神子,接下来的活动才能顺利进行。

  在村广场中心临时搭建的台子上,玉川真纱子搬出了一个巨大的木质箱子,箱子不透明,最顶上一面有个圆形开口,方便人将手伸进去。

  “这个是……”宫野明美犹豫地开口。

  “这个不是公司年会会用的抽奖箱吗?”某个游客的窃窃私语传进他们的耳朵里。

  “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参加过年会。”降谷零的思维发散开,组织没有年会实在可惜,这辈子看不到琴酒在台上进行乐队表演他真的会遗憾终生。

  突如其来的现代抽奖箱将这个古典又神秘的祭典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再加上抽奖还需要排队,好几个游客都已兴致缺缺。

  好在这个村子的人口实在稀疏,即使加上游客也不足百人,一会儿的功夫抽奖就结束了。

  轮到降谷零的时候他将手直直伸进了箱子,感受了一下箱子的结构,眼中划过一丝了然,随即大力在里面搅拌纸片。

  “麻烦快一点哦。”玉川真纱子提醒他,“后面的人还在等待呢。”

  “啊抱歉。”降谷零抽出一张折叠整齐纸片,“毕竟我真的很想成为这位‘幸运儿’。”

  玉川真纱子用自己金色的双眼静静直视对方:“那就祝降谷先生能够梦想成真。”

  宫野明美就排在下一个,她将手伸入抽奖箱摸索,然后“嘶”地轻吸了一口气。她将手从箱子中抽出,除了手中的纸片,可以看到她的白净纤细的食指上扎到了一根木刺,一丝刺目的红色正缓缓渗出。

  玉川真纱子有些慌乱:“真的非常抱歉,你需要用药吗?由于祭典的时间比较赶,这个木箱没有仔细打磨过,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关系的,只是小伤口。”宫野明美安慰性质的向她展示自己的手指,伤口确实不大,除了一开始渗出了一点血之外并无大碍。

  “怎么笨手笨脚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降谷零训斥她,他的余光看到了人群中的萩原研二,此时那位警官也正看向这边。

  宫野明美没有说话,用温润的蓝色眼睛注视着降谷零。

  但降谷零不为所动,转过身留给她一个背影:“走吧,别在这里挡着其他人。”

  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搭建好的台子,两人都没有再开口,一时间气氛降至冰点。

  宫野明美跟在降谷零的身后,看见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偷偷伸出食指和中指,然后弯曲内扣。

  竟是用两根手指做了一个下跪的姿势。

  宫野明美的嘴角忍不住悄悄勾起弧度,然后很快被她又压平了。

  抽奖的队伍终于轮到了萩原研二,他问明显是负责这件事的导游小姐:“你刚刚说这个抽奖箱制作得很匆忙,往年的祭典不是用的这种形式吗?”

  玉川真纱子摇头:“往年会有更加古老的神授过程,这次村长想让游客们也能一起体验到沙罗村的传统仪式,原来的模式无法承载那么多人,才临时换成了抽奖箱。”

  “是这样啊,谢谢真纱子小姐的解释了。”萩原研二说着,将手伸进了木箱。

  这个箱子是……萩原研二若有所思,从中拿出了一张纸片。

  “真希望能够抽中呢,我还不知道当神子是种什么体验。”他的表情依旧阳光,看不出任何端倪。

  玉川真纱子还是那句话:“那祝您梦想成真。”

  “那位警察要过来了。”一直观察着对方动向的降谷零说,“我们走远一点吧。”

  “你是不是有点太紧张了?”宫野明美无奈笑道。

  “我倒是不要紧。万一他觉得你与我的事情脱不了干系就麻烦了。”降谷零危险的半眯眼睛,“我可不想有人打扰你的生活。”

  宫野明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还没出声就被降谷零拉住手腕,往前带了几步。她猝不及防,手上的纸片都因此被松开,在空中打了几个旋,飘然落在地上。

  “抱歉。”降谷零将纸片捡起,放回她的手上。

  “我最近不会真的有点笨手笨脚吧。”宫野明美苦恼道。

  当所有人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纸片,村长再次宣布:“现在大家可以把纸打开了,拿到画有图案的那位,便是我们本次祭典活动的神子。”

  众人低下头,纷纷打开手中的抽奖券,失望的叹息声随处响起。

  “真是没想到……”降谷零咧开嘴角,休假到现在他第一次泄露出了属于波本的神情。

  一个通体红色的图案出现在他的纸上,一条条凌乱的线条组成一个类似火焰的形状,被一个扭曲的红色圆圈包围在其中。

  “看来神子已经降临了。”村长意味深长道。

  村民的欢呼祝福声与游客们的惊呼遗憾声交织在一起,充斥在整个中心广场。在热闹非凡的人世间里,宫野明美却觉得自己的灵魂逐渐抽离了肉/体,否则她怎会感觉寒冷,从指尖开始的麻木冰凉渐渐浸润全身。

  她已无法在意降谷零愉快的侧脸,目光全身心的放在他手中的纸片上。

  纸的背面,一个无人在意的小角落,有一小点鲜红的印记。

  那是她的指尖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q1.cc。言情小说手机版:https://m.yq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