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_真假混卖波本酒
言情小说 > 真假混卖波本酒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雅美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萩原研二有些惊讶。

  这样的插曲打断了宫野明美本来决绝的内心独白:“……萩原先生?你没有回旅馆吗?”

  “我查看了其他游客的情况,发现大家好像只是喝醉睡着了,而你和降谷先生都不在,才想出来探探情况。”萩原研二向她解释。

  “你没有喝神酒吗?”宫野明美问他。

  萩原研二摸了摸后脑勺:“其实,是因为医生让我在伤口痊愈前不要饮酒来着。再加上那个酒听起来确实成分可疑,要知道自制酒通常会甲醇超标,我就偷偷倒掉了。”

  宫野明美松了口气:“太好了,萩原先生,还好你还清醒着。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请将那些游客们都唤醒然后躲起来,这里的村民是一群狂信徒,将我们引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活人献祭。如果这次的献祭没有成功,他们一定会再次下手的。”

  “那么雅美小姐你呢?”萩原研二用自己温润的黑瞳注视着对方,“你让我和其他游客一起逃走,那你准备做些什么?

  “说起来我一直没有问,降谷先生去哪里了?”

  “我要去救他。”宫野明美说,“萩原先生就先逃跑吧,等我找到了他就会跟过来的。”

  “雅美小姐,你知不知道他做过些什么事情,他是一起恶性爆/炸案的始作俑者……”

  “我知道的。”宫野明美轻声打断他,“我知道他不是好人。”

  他们在漫天星光下对视,年轻警官的眼中倒映着少女倔强的脸。

  “真没办法。”萩原研二叹了口气,“我可不想让女孩子哭泣啊。”

  她哭了吗?宫野明美用手抚上脸颊,指尖触碰到了一片潮湿的痕迹。

  真是的……她还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冷静了。

  “还是让我去找降谷先生吧。”萩原研二温柔而不失强硬地打断宫野明美要说出口的话,“别误会,我不是出于同情或是担心才这么做的。”

  “我想让雅美小姐你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一件现在应该只有你能做到的事。”

  地洞的深度果然如降谷零所说的那样,并没有过于深。但饶是如此,他仍是因为坠落造成的巨大冲击晕厥了一段时间。

  也许是因为宫野明美的那句“骗子”,降谷零在昏迷期间做了无数的梦,都是一些早已远去的记忆碎片,就算回忆起也不会带来丝毫愉快。他与宫野艾莲娜的约定,他与宫野明美的约定,还有……

  降谷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心态坦然,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恶人都不觉得自己在作恶,刚开始的他也是如此。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为了妹妹才不得不这样的。”年幼的降谷零这么告诉自己。

  至少在这一点上,他还是好人吧,这样是否也能算是遵守了与艾莲娜之间的约定呢。

  他就这样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将自己活成悖论。隐秘的想法总让他想要保持干净,所以他极少亲自杀人,总是想法设法用各种手段让别人或是受害者自己动手。他以为这样的自己会和组织里的那些人不一样。

  直到那天,他看到了宫野姐妹眼中隐隐的恐惧和退后的脚步。

  降谷零知道不能怪她们,这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但他仍然感到痛苦,来源是那个手上没有染血便觉得万事大吉的自己。

  如果没有另一个自己的话,他应该会慢慢远离宫野姐妹的生活吧。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是要感谢平行世界的警官先生。

  说到另一个自己……降谷零睁开眼睛,咬牙慢慢坐起,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

  左半边还好,看着虽然恐怖但只是一些擦伤。右脚和右手则完全无法动弹,骨折的可能性很大。他现在有点想吐,不排除脑震荡的可能。没有防护措施从高处落下,没有死亡已是万幸,骨折对他来说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在此之前为了黑鸩医药的任务他练过一段时间的高空迫降,刚刚幸好也是派上了用场。当然反衬下来更是可恶,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也只是骨折,另一个自己到底是怎么在有工具的情况下还能崴脚的。他心中暗暗给对方记了一笔。

  检查完自己的状况,他开始打量这个地洞内的情况。之前因为太黑没有看清,现在饶是他也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洞内,成百上千的蛇类盘踞在一起,冰冷的鳞片彼此交织,远远看去像是某种不可名状又隐隐蠕动的生物。而这些蛇类虽然数量众多,却宁愿与同伴挤在一起,也不愿意靠近降谷零的三尺之类,他的身边形成了一个中空的圆圈。

  这么有用的吗……降谷零这么想着,从自己的和服中掏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把七叶莲。

  他之前有猜想过沙罗岛的信仰可能与蛇有关,于是在白天和萩原研二一起探查可能的献祭地点时,也顺便找了一些与驱蛇解毒有关的植物,算是有备无患。就是有些植物生长的地点实在刁钻,让他们沾了一身的泥土。

  他尝试着伸了伸手,看着蛇类急忙趋避的样子,觉得颇为有趣。于是他顺带拿着七叶莲伸进密集的蛇堆里,颇具艺术想法地画了个笑脸。

  不得不说,某人苦中作乐的本事是一流的。

  降谷零突然抬头,看向洞穴深处的方向:“谁在那里?”

  能回应他的只有远方无尽的黑暗。

  降谷零皱眉,虽然只有一瞬,但他确实感受到了,这个地方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他正想试着能不能移动下身体,却看到头顶垂下了一根绳子。

  夜已深了,但玉川真纱子却无法入睡。

  她坐在旅馆后院的门廊上,如同之前的每一晚一样望着天空。

  不知道她在入神地思考些什么,竟没有注意到背后悄悄靠近的人影。直到她纤细白皙的脖颈抵上了某个冰凉锐利的物体。

  “不许动。”拿着刀的宫野明美在她耳畔轻声说道。

  “你其实不必如此。”虽然被人拿住要害,玉川真纱子却依旧冷静,“献祭已经结束,明天船开来你们就可以离开这座岛了。”

  “但今晚的献祭不会成功。”锋利的刀刃又往她脖子上靠了靠。

  “没有人可以从蛇窟中离开,这一点我没有骗你。”玉川真纱子的声音如同晚风般温和,“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庭院安静无声,少顷,宫野明美放下了刀。

  “没有人会在今晚被献祭,而你会在其他村民发现之前带着我们离开。”她对着转过身的导游小姐说道。

  玉川真纱子看着对方的眼睛,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童:“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呢,怎么看沙罗岛对我来说都更重要吧。”

  “因为我想,你也许是恨着这座岛的。”宫野明美有些难过,“我从萩原先生那里听到了,关于红发的事情……”

  仅仅是因为头发的颜色,因为红发者更容易生下同样发色的孩子……

  “那你的想法怕是过于简单了,事情很多时候不是黑白分明的。”玉川真纱子笑得平和,“如果沙罗岛的雾气没有散去就好了。”

  如果她从没接触过外界,如果村民不是本质淳朴,如果爱憎可以分明……

  “你有没有想过摆脱这一切,到岛外的世界生活?”宫野明美劝她。

  “你在说服我。”玉川真纱子金色的瞳孔似乎能看穿人心,“你想用劝导我的方式,实现你逃离沙罗岛的目的。”

  宫野明美摇了摇头:“我是在请求你。要知道,人是无法说服一个完全没有过其他想法的人的。”

  “你为什么没有去那个地洞,不害怕祭品中途逃走吗?”

  玉川真纱子抿紧了嘴唇。

  “我不觉得人是完全被他人拯救的,其中一定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努力。”

  “你曾经说过,很羡慕我。”宫野明美想起昨晚,她余光瞥到美丽侧脸,“但其实我只是稍微幸运了一点,你要比我坚强得多。”

  “所以,我只是想在原地等一等。”星空下,宫野明美向她伸出手。

  “等着你走到我这边来。”

  萩原研二被洞底满地的蛇类吓了一跳,他看向依靠在石壁上装深沉的降谷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蛇?”

  “谁知道呢。”降谷零淡淡道,“也许是因为这里没有刺激他们的味道吧。”

  由于在火山下,整个沙罗岛都蔓延着一股硫磺味,但这个地洞下却神奇的没有丝毫异味。

  “……先不说这个,你之前不是很自信的吗,怎么还是落到这个地步了?”萩原研二问他。

  降谷零撇了撇嘴:“那个导游好像有极为厉害又隐蔽的催眠技巧,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不在你的计划里喽。”萩原研二难掩自己的幸灾乐祸。

  降谷零微微一笑,用左手给他竖了个中指。

  “……你是不是受伤了?”萩原研二察觉到了不对,没记错的话对方是个右撇子来着。

  “……没有呢。”降谷零敷衍道。

  “我不信。”萩原研二一字一句道,“除非你给我竖两个中指看看。”

  降谷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q1.cc。言情小说手机版:https://m.yq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