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_真假混卖波本酒
言情小说 > 真假混卖波本酒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xxxx年xx月xx日

  人类的肠道中存在着数以亿计的各种细菌,当生命活动停止后,肠道内的细菌依旧会活动,产生大量的气体。

  所以,尸体是会放屁的。

  人们常说面对死亡人人平等,我想这大概是只面对活人的平等。真正的平等,是剥离了体面的外表,无论活人还是尸体,大家其实都只是造粪变粪的机器。

  玛丽娜问我有什么愿望时,我正看着咖啡厅外衣冠楚楚,来往匆匆的路人。

  我说,我希望全世界的人一起开始放屁。

  她愣了几秒,然后说:

  那也不错,一定很热闹吧。

  “又错了。”宫野志保神色有些凝重,“会不会是大小写的问题,用全大写试一下呢?”

  “……还是别草草尝试了吧,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机会了。”安室透看了眼四周,“莱伊去哪儿了?”

  “他说他去其他房间看一下……”宫野志保意识到不对劲,“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吧。”

  她用手机拨打莱伊的电话。

  安室透觉得她有点大惊小怪了,换他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找的:“莱伊又不是小孩子,还会在民宅里迷路吗。”

  “……他的电话打不通。”宫野志保将手机屏幕举到安室透眼前。

  莱伊看过了矢田宅的每一房间,从各种布置当中可以看出宅邸的主人是一个行为刻板,不喜欢改变,甚至有点洁癖的人,结合波本所说的对矢田健一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怀疑,他表现出的种种特性就不奇怪了。

  这几个房间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果断做出了判断,看来关于密码的线索还是要从日记当中寻找。莱伊这么想着,在大厅的某个雕塑前停下了脚步。

  矢田健一似乎是对各种艺术品有着极高的兴趣,宅内大大小小的雕塑摆了不少,雕塑的主题并不固定,但都是现实中的各种生物形象,并没有幻想类的作品。莱伊面前的雕像是整个矢田宅内最大的一个,被放在了正对玄关的大厅,雕刻的是一个正在深潜的蓝鲸。雕像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他在与蓝鲸下的方形底座接触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些轻微的划痕。

  划痕本来很常见,特别是在雕像有着可观重量的时候,工人搬运造成地面的损伤也是在所难免,可问题是矢田健一真的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吗。

  莱伊花了点力气将雕像推开,一个金属制的活板门出现在他的眼前。

  真是毫不意外的展开,莱伊波澜不惊地掀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后首先是个狭长的向下通道,这个地下室的设计初衷应该是想作为酒窖或者储藏室。通道不长,很快就走到了尽头的房间,眼前开阔起来,莱伊却站在通道的面前并没有上前。

  房间内,男人,女人,孩子,穿着各色服装,姿态各异的雕像齐齐看着莱伊,与真实人类极为相似的憧憧人影形成了恐怖谷效应,每个人都在欢笑着,嘴角扬起同样的弧度,如同焊死在脸上的面具。

  【降谷君是天才吧,什么都能做好。】

  【你是不是对风见太严格了,偶尔也表扬一下他嘛。】

  【我可不像你,喜欢把自己框死在执念里。】

  ……

  人身处社会就会受到他人的审视与评价,但他们所能看到的不过是其他人人生的某个片段,无法窥见别人全部的经历。

  安室透从小就知道,想让其他人忽略你的某个属性,就要用更引人注目的属性遮盖过去。

  刚开始他只是想要证明,他和其他人是一样的。他们都在同一片土地上长大,都流着鲜红的血,别人会做的事情他一样会做,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后渐渐他发现,当身边的鲜花和掌声愈多,诋毁和偏见声便会随之减弱,不能选择出生的他用自己的行为赢得了他人的认可。而此时优秀与其说是一种执念,不如说早已成为了他的习惯。

  但异类感其实一直存在着,每一块反光的玻璃,每一句议论甚至是维护行为的本身,其实都是在提醒他,他与其他人不一样。只是他早已长大,可以坦然接受世界与自我,也有了志同道合的同伴,不再是那个故意受伤来吸引人注意的小孩子了。

  努力做好每一件事,这是他能走到今天最重要的人生态度。但很多人并不这么想,比如眼前这个总是表现得游刃有余的fbi,就十分让人讨厌。

  “莱伊,你在这里做什么?”安室透打量了下房间的景象,“这个地下室可真是诡异,我还在想没有在外面看到任何一座人形雕像,原来全在这里。”

  “我之前还以为矢田健一是喜欢收集艺术品。”莱伊检查完最后一座雕像,“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吧。”

  “他在日记里面有写过,因为性格原因他被家人安排去学了艺术,他在这方面确实也有天赋和兴趣。”安室透向没看日记的莱伊科普道,“当然这是错误的做法,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患者常常会处于对某项单一爱好强烈而不正常的兴趣中,这是需要进行干预治疗的。后来他的家人费了一番功夫才让他放弃了这项爱好,看来在家人过世之后他又重拾了这项技能。”

  “你过来找我,是密码已经解开了吗?”莱伊问他。波本能主动来找他这件事本身就够让人惊讶了。

  “……还没有,你这边有什么发现吗?”要不是宫野志保,鬼才会下来找赤井秀一。

  “都是些普通的雕像,唯一可能值得注意的……”莱伊用眼神给波本指明了方向,“就是那边那座了。”

  安室透看过去,事实确实如此。矢田健一给这里所有的人形都刻上了笑容,那个人群中央的小男孩雕像却是面无表情的,甚至因此有些神情呆滞。

  “这个雕像,是他自己吧。”安室透猜测道。

  “直到刚才为止我都以为这里是存放所有人形雕像的地方,但我可能错了。”安室透看到小男孩的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这里所有的人形都是同一个作品的组成部分,由于上面无法放下如此大规模的作品,矢田健一才为它单独开辟了一个地下室。”

  “人都说笑是很容易传染的,当一个人大笑起来的时候会带动周围人笑出声,而这其实是一种大脑运动前区皮层的模仿反应。对于无法理解非语言表达的矢田健一来说,看到周围人突然都笑起来应该是种有些诡异的经历吧。”

  “所以这个作品描绘的就是他眼中的世界了。”

  “你对艺术作品有研究吗?”莱伊问他。波本未免也太头头是道了。

  “我只是能理解一点矢田健一的感受。”安室透平淡地说道,“在看了他那么页日记之后。”

  如果这个地下室只是单纯摆放大型作品的地方,那他们没有必要在这里多做停留。莱伊提醒他不如先上去,他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密码。

  “这个地下室的通风确实不太好。”安室透皱眉,“不过才塞了两个人,这里就已经有点热了。”

  两人顺着通道往回走,才走了很短一段距离就双双意识到了不对劲,温度的升高太过明显。还没等他们向出口冲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某个物体在外面重重砸到了活板门上,甚至将铁制的门板砸出了一个凹陷。

  安室透将手靠近门,又在即将触碰到之前立刻缩回,以目前铁门的温度他会有烫伤的风险。

  “砸到门上的那个是……”安室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应该是那条蓝鲸。”莱伊回答道。他之前有注意过,那个蓝鲸的造型独特,也不与方形底座相连,支撑点并不稳,矢田健一创作的时候显然没有将安全系数考虑在内。在屋内发生火灾,建筑物倾倒的时候,那个蓝鲸雕像因此倒下也不是不可能。

  “这就是鲸落吧。”莱伊学着平时的波本说了句玩笑话。

  安室透用苍蝇的眼神看着莱伊:“……”

  这家伙是什么毛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q1.cc。言情小说手机版:https://m.yq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