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_真假混卖波本酒
言情小说 > 真假混卖波本酒 > 第9章 第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第九章

  安室透还真不知道诸伏景光去了哪里。

  为了防止身份泄漏,公安每个人的任务和资料都是保密的,深知这一点的他们不会互相过问彼此的情况,只知道双方在几乎是同一时间段投入了卧底任务。

  原来竟是在同一个组织吗。

  比起一路直升的安室透,并没有同位体作外挂的诸伏景光采取的才是常规途径,目前也只是不着痕迹地加入了组织底层成员的行列。

  需要让波本来提拔一下他吗,安室透暗自思索,并在下一秒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样的话会让绿川亮这个角色和波本绑定,他们其中任何一人暴露都会影响到对方。

  不过既然已经发现在同一组织了,比起等以后同在高层时再见面,被那群代号精英发现端倪,不如趁无人关注的时候先私底下通个气。

  诸伏景光,现在化名绿川亮,正在进行公安绝密任务中。

  此时的他已经成功打入黑衣组织的内部,在经过一系列培训之后便会被选拔派往组织的某个职能部门。

  作为卧底,太过显眼可能会惹人追究,但如果泯然众人的话也很难得到想要的情报。于是他选择凭借着自己出色的狙击技巧成为这批人员中最耀眼的存在,只等着时间一到便可进入组织的行动组。

  穿戴好整套装备的诸伏景光来到训练场,敏锐的发现今天现场的气氛有些许不同。

  “喂,发生什么事了。”他拉住旁边一个人问道。

  卧底身份当然是要做一定的伪装,他给绿川亮这个角色设定的性格是一个有些恃才傲物的枪械天才。因为是天才,所以有着自己的骄傲,既不会愿意轻易与人交友,增加暴露身份的危险,也会有着向上爬的野心,借口接触更机密的消息,是十分适合卧底的人物模板。

  被拉住的那位显然不愿意给平时眼高于顶的第一名解释什么,但在诸伏景光锐利的眼神下还是开口道:“你没听说吗?有个大人物今天要过来,据说是要选一个任务搭档。”

  “大人物?”诸伏景光装作不解的模样。

  大概是发现平时自诩天赋卓绝的绿川亮也有有求于人的一天,对方迅速打开了话匣子:“那位大人其实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加入组织,但现在已经是代号成员了,据说晋升速度是史上最快。”

  “诶,这么厉害啊……他也是行动组的吗?”

  “不,那位是情报组的。”那人摇摇头,语气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但可不要因此小瞧了他,那位的地位,可都是用人命堆上来的。”

  “带我的前辈第一天就告诫过我,波本,他的名字,组织里最不能招惹的存在,宁愿得罪琴酒也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听上去确实挺恐怖的。”诸伏景光评价道。

  波本吗……潜入组织这么久,他终于是要接触到高层了。仅仅从身边人的寥寥几句描述,他就能勾勒出一个冷酷又残忍的组织成员形象,对组织这个隐藏在黑暗深处的庞然大物又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上午的训练暂停,他们就像一群待价而沽的商品站成一排,低着头等待某个人前来挑选。

  “需要我为您介绍一下吗,这批有个特别优秀的成员……”平时趾高气扬的训练官用他们从未听过的谄媚语气说道。

  “不用了。”一个声音冷淡地说,“我只是需要一个诱饵,能呼吸就行。”

  无情的话语让一些人开始微微发抖。

  而诸伏景光……他正在开小差。

  这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帅气的脸蛋,还有让人过目不忘的特别肤色……

  这个所谓的妖孽新人,就是他的幼驯染降谷零没错吧。

  诸伏景光面上不显,但心中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

  安室透并不急着挑选,而是和训练官聊起了天,从天气谈到生活状况再到他的父母,诸伏景光眼见着那个可怜的男人神色越来越苍白,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这就是所谓的……被波本注意到的情况?

  真是抱歉了,诸伏景光一边在心中敷衍地道了个歉,一边记下对话中的关键信息。幼驯染的默契让他知道,这是zero在发暗号,约定他们私下见面对接的时间。

  似乎是看到训练官冷汗直冒,一副支撑不下去的样子,波本终于是放过了他,抬眼看向今天的目标。他的目光扫过人群,并没有在诸伏景光身上停留,最后随手指向一个生面孔。

  “就他了吧。”

  被指到的人一脸菜色,但却无力反抗,只得跟着他离开。

  训练场的大门重新合上,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室内的气氛逐渐回暖,训练官也暂时无心整顿纪律,任由他们聊起了天。

  站在诸伏景光隔壁的某人抚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吓死我了,刚刚都不敢喘气。”

  诸伏景光真诚发问:“我有个问题,你觉得吓人的点在哪里?”

  在他看来,刚刚自家幼驯染的表现,完全就可以用糟糕来形容。且不说完全没气势,态度也是令人如沐春风。要他说安室透这个样子和在警校和公安时没什么区别,仿佛就是在和下属正常的聊天。

  完全把公安的培训抛之脑后了啊,zero……

  还是说其中有什么他还没有参透的玄机?出于对幼驯染的了解和信任,他开始思考其他的可能性,难道是这群违法活动从业人员对他身上的警察气质的天然恐惧?

  在他的猜测逐渐滑向唯心和玄幻主义之前,站在他身旁的路人终于给出了答案:“你不要被他骗了,这是波本惯用的手段。如果就这样你就认为他是个好人,那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是说……”

  “友善的外表只是他的伪装罢了,真实的波本是个以折磨人取乐的家伙,并且他觉得这是对他人的一种‘帮助’。比起冷酷嗜血的杀神,还是这种愉悦着把你解决掉的类型比较可怕吧。”

  ……他在说什么,这两种类型哪个和刚刚的波本沾边了?

  “还有他刚才说的选人标准你也听见了吧。”

  诸伏景光点点头:“嗯,很低的要求。看来波本目前初入组织根基不稳,否则一个‘能呼吸就可以’的任务搭档完全不用来训练场挑选。”

  “能呼吸就可以……送回来就没有呼吸了。”

  “哇哦。”诸伏景光毫无波澜地应和。

  “有可能是被一刀一刀凌/迟致死。”那人压低了声音,“这还算比较好的,我听说有个前辈,在波本还没进组织的时候负责和他任务交易,回来少了一只眼睛,人还疯了,停止了一切任务活动,几天后在自己公寓被发现身亡。死因是他硬生生把自己的脸挖了下来,失血过多。”

  “嘶——”诸伏景光倒吸一口凉气。

  他听不懂,但大受震撼。

  当然,真实的故事是被降谷零狠狠坑了一把的菅原一郎精神不振了好几天,最后因为失去价值并犯了重大失误而被组织秘密处决了。

  “还有我听说,波本刚拿到代号的时候有人不服,跑去给他找不自在,但不管是狙击还是下毒都被他轻松躲过了。波本当时没有追究,还夸了句枪法不错。结果过了几天,当其他人再看到他的时候,他拿枪的那只惯用手已经废了,手指被一根根掰断,手筋被挑出,还打了个蝴蝶结……”

  “还挺有童心。”诸伏景光冷静评价。

  实际上只是遇到高空抛物,不小心砸断手的倒霉杀手:……

  “还有……”

  “我说,”诸伏景光无奈打断,“你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像在试胆大会上讲鬼故事的人吗?”

  “……被发现了。”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正色说道,“虽然可能有夸张的成分,但毕竟无风不起浪,有这样的传闻就足以说明那位的恐怖了不是吗。”

  “……这是污蔑。”安室透怒气冲冲的反驳。

  获得暗号的诸伏景光成功与其会合,出于某种恶趣味,他将听来的传闻告诉了安室透,不出意料地看到了自家幼驯染炸毛的场面。

  “好啦,zero,这也不是坏事不是吗。”诸伏景光安抚他,“至少你这下完全融入组织了。”

  “可这完全背离了我之前的计划。”安室透果然冷静了下来,他托着下巴开始思考,“到底是谁散布的传闻,是因为最近风头太盛了吗……”

  “你有时候就是对任何事情都太认真了。”不过这也算是可爱之处吧。

  安室透仍是眉头紧锁,看来他确实十分在意人设的偏差。

  景光笑眯眯地说道:“其实我有件事很好奇,zero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那么快拿到代号的呢?”

  安室透沉默了片刻:“……我不想骗你,这件事我之后会告诉你的。”

  他没有自信也不想欺骗自己的幼驯染,既然同在一个组织,双方信息尽量还是透明点为好。只是他要想想,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另一个自己介绍给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q1.cc。言情小说手机版:https://m.yq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